今日主播:陈静美(朗诵艺术家)| 《包裹》(作者:赵蘅)

「带去眼镜、照相机、两本书、手套和一点吃的。手套是大姐姐特给你买的,希望你自己戴,她说你容易丢手套,自己戴吧,丢了再换一双。」

「茶叶希望自己喝,没什麽特别好的,反正是绿茶,叫小傅每天也喝绿茶,这对身体好!」

「钙尔奇D(美国的,只有更好)与善存每天各一粒,早上善存,晚上钙。」

「送你一个小礼物(是邹小娟送我的)饿了或馋了,就在Tmas Eve点燃它,望梅止渴吧!」

「特地在华联给你买了黑长裤,很便宜,你遛狗穿。」

……

还有那麽多蜂蜜、花生酱、蜂乳、带画的小挂历、最惊人是她竟装进了一大铁盒味多美点心,多沉啊,难怪会超重很多。

我最能懂得,这些日用品和小玩意,件件妈妈都花了心思,一件件上面都有她手上温暖的体温!

除了用文字交代包裹之外,妈还要用电话再详细说一遍。不但她自己讲,还要听我收到那些物件後的感想。她喜欢听我的反应,享受我收到这包裹後的细致感想,我当然还要向她表达怎样感动怎样合用等,假如我按她的意思做到了,她在电话那边就很开心很满足。有一回我因实在太忙,收到包裹後就搁一边了,或是细翻不仔细,自然就不可能回述清了。这种情况立刻被她发现,她非常失望,大爲不满,数落我这人就是一贯丢三落四,马大哈,吓得我赶紧赔不是。

有一年入冬前,妈惦记我冷,率领她称爲家庭助理的小陈到不算远的超市给我买冬衣,全然不顾我一再告诉她,我衣服不仅足够用了,而是太多了,根本穿不完。文革後期过来的人知道几个那个年月特定的词儿「处理品」「出口转内销」,妈的消费观还停留在八十年代,她喜欢说不贵,标准从二十顶多增加到在一百元以下。只要不到一百元,她就喊便宜。

那次大采购,妈收获了一大堆她认爲的价廉物美的衣物,爲远在北京的小女儿添置了两套棉毛衫裤,棉袄和棉背心,全是几十元不等,她得意极了!递到北京家中我着实被这包裹如此之大吓了一跳,差不多半人高,内三层外三层裹得结结实实,小陈用大针脚缝的开口,拆开它费了劲。老太太如此送温暖让我内心滚烫。

我这个妈就这样的妈,总喜欢让她的孩子舒舒服服,平平安安,这是她最大的心愿。从她年轻我们很小的时候开始,她什麽都喜欢替孩子做,喜欢过问。如今她老了,我们也六七十岁,她还这样操心,拦都拦不住。老了就会有差错,张冠李戴免不了,比如她会有把原本是要送给儿媳的围巾给了我,比如想爲我弟弟找条毛毯午睡用,翻半天没有,事後才想起早就让我带回北京了。好玩的事在我们家不时发生,鸡零狗碎,乐此不疲,也许爱就在其中。   

孩子在大人的包办中不会自立强壮,孩子太暖和了经不起风吹雨打。理儿是这麽个理儿,哎,当妈的总是这样!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ack to top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