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字典里没有蓝色,因为阳光普照

  颜色是一种光谱:红色从橘色逐渐变成黄色,绿色从绿松色逐渐变成蓝色。然而,不同的语言却以不同的方式表达颜色:一些语言有单独的词汇表示「绿色」和「蓝色」,但有些语言却没有这种区别,将蓝色和绿色说成同一种颜色。

  里昂第二大学的演化语言学家丹・德迪乌(Dan Dediu)问道:「问题在於,为什麽?」他跟同事的研究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在阳光照射越充足的地区的人所说的语言,越可能将绿色和蓝色混为一谈,也就是语言学家所说的「绿蓝」(Grue)。研究团队推测,这可能是因为长期接触阳光的日照影响:大量阳光引起了「水晶体褐变」(lens brunescence)的情况,使人们难以区分这两种颜色。

  约克大学的心理学家、该研究共同作者阿西法・马吉德(Asifa Majid)指出,不同语言之间的颜色词汇差异,晶体褐变只是众多理论之一,还有一些理论认为原因是环境:生活在大面积水域(如海洋或湖泊)附近的人,更可能使用一个单独表示蓝色的词汇。如果一些文化开始用难以制造的蓝色颜料染衣服,也可能促使「蓝色」的词汇出现。

  研究团队收集了除南极洲以外各大洲142个族群的数据,涵盖了韩语和阿拉伯语等广泛使用的语言,以及澳洲和亚马逊地区仅几百人使用的语言。科学家记录了每个族群主要语言所使用的颜色词汇,然後收集了可能影响词汇发展的因素,包括阳光照射时间,以及与湖泊等大面积水域的距离。他们无法找到关於染色技术历史的全面资料,因此他们使用人口规模来代替:人口越多的群体往往拥有越复杂的技术,包括染色技术。

  研究团队发表在《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的结论指出,日照对於一个语言能否区分蓝色和绿色具关键作用:在阳光照射充足的地区(通常靠近赤道,或年云量较少的地方),比如中美洲和东非,这些语言显然不太会区分「绿色」和「蓝色」。这个结果表明,一辈子暴露在耀眼的光线之下,会导致整个族群的语言都没有蓝绿之分。

  但研究团队还发现了支持另外两个理论的证据:生活在大面积水域附近确实增加了「蓝色」词汇独立出现的机会;人口越多的社会群体中也是如此。德迪乌指出,这意味着视觉感知、文化和环境都对一个语言的颜色词汇有影响。

  语言学家已经发现证据表明,人们交流方式的微小变化会像滚雪球般扩大影响好几代人,随着时间过去,对语言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经过几代人後,基於视觉感知与特定颜色词汇的重要性的个体偏差,影响了哪些语言会把蓝色单独用一个词汇表达。

  语言变异是语言学上的古老难题,为什麽一种语言会朝着某个方向发展,而另一种语言却走上完全不同的方向?德迪乌指出,长久以来标准回答都很固定:「语言只是因为……所以改变了。」语言学家认为,所有语言都面临着相同压力,比如人们想尽可能地轻松交谈,但同时还能被精确地理解。所以各种语言不同的发展路线,只能被解释为纯粹随机的结果。

  但未参与研究的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的语言学家赛门・格林希尔(Simon Greenhill)评论,近年的研究不断深入挖掘答案,发现语言确实会因为环境或文化因素而迅速改变,他说:「我们看到了更多着眼於大局的研究,真的很令人兴奋。」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ack to top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