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科报二三事

《科技报导》(以下简称科报)1981年元月创刊,到今年12月的第480期,满40年。主编罗亿庭来信:「希望能邀请当初倡议创办科报的几位老师,写一篇感言刊登於本期。」
罗亿庭大概不知道,我虽挂名发行人,其实和科报的创办毫无关系。科报创刊时,我负责环华出版公司编务,该公司发行两份刊物——《少年科学》和《大众科学》,分别於1978年及1980年创刊,忘记是什麽因缘,周成功教授成为这两份刊物的编委,每个月的编委会上,都会与周成功晤面。
科报创刊,我是从周成功处得到消息的,不久就收到科报创刊号,第一个印象是封面很丑。内容以刊登科技政策评论文章为主,也报导科技新知。周成功告诉我,科报免费赠送科技界的,因覆盖面够大,较容易拉到仪器商的广告,收入可以贴补科月亏损。直到若干年、若干年後,才知道原始倡议、策划人就是周成功,其次是曾惠中。科月与科报两者同属台北市科学出版事业基金会,为姊妹刊。
撰写此文时写信问周成功,倡议人还有谁,他回信说:「科月社委会讨论是否要办《科技报导》时,最关键的意见来自袁家元。」是了,科月人大多是些书生,生意经原来来自当时担任总经理的袁家元。
1985年,我到南海路台湾科学教育馆任职,当时科月设在科教馆附近,某日接到科月秘书辛郁(宓世森)的电话,说谢瀛春辞去总编辑,希望我能就近接下科月编务。问辛郁什麽时候,辛郁说愈快愈好。
当天过去了解一下状况,谢瀛春在社,她对我说,科月和科报的编辑是分开的,我只能管科月,不能管科报。离开时打字小姐跟着我下楼,告诉我一些事,我这人喜欢单纯,回到办公室立刻打电话给辛郁:「这事我不能干。」
1993年8月间,刘源俊打电话给我,说曾惠中因故不能再署名发行人,要我挂个名,因为公立学校的教授不能担任。1997年,科月发生人事动荡,郭中一突然辞职,刘广定、刘源俊希望我能接替,我只答应代理一段时间,这时已知道科月的潜规则:科月和科报是分开的,从没过问科报的事。
2002年,我接下科月的编务,干了两年。心想:科报不开编委会,科月的编委会何不纳入科报?这事激起林基兴和主编吴松春不悦。罢了,何必多事。就让两刊各行其是的老习惯继续下去吧,只是不知这老习惯是何时、何人开始的?
忘了哪一年,偶然间发现科报的发行人已换了人挂名。若干年、若干年後,科月秘书李金穗打电话给我,说发行人要重新登记,要我到社签名盖章。我说:「我早就不是发行人了。」李小姐说:「一直是你啊!」这才知道并没换人。依我早年的脾气,是不会去盖这个章的,我还是去了,李小姐说:「我知道你会来的。」我将这事公开提出来,於是我再次挂名发行人,一直挂到现在。
2004年起,林基兴接任理事长和科月总编辑,科月和科报的编辑才合而为一。2011年,王文竹接任科月总编辑,决定改革科报封面。我挂了那麽多年名,只在这时尽了点力,科报刊头的四个字,字型、字级和颜色是我决定的,王文竹则统一英文格式及重拟刊头标语,这个封面延续至今。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ack to top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