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Deepfake滥用,台湾修正刑法够用吗?

应对Deepfake滥用,台湾修正刑法够用吗?
  • 作者/赖宜欣,台北大学法律系法学组学士,政治大学法律学系硕士,日本国立名古屋大学特别研究生,现为执业律师。

编按:在出现Deepfake之後,网路世界进入了「眼见不为凭」的年代。本次泛科学和法律白话文合作策画「Deepfake 专题」,从Deepfake 技术与辨伪技术、到法律如何因应。科技在走,社会和法律该如何跟上、甚至超前部署呢?一起来全方位解析 Deepfake 吧!

看完国外针对深度造假技术的相关规范,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台湾。现行台湾法规,对於使用深度造假的数位性犯罪,其实规范相当不足,常见质疑包括有人提出「罪刑是否相当」或有谓「对於未经同意拍摄散布、或是未真实发生的性影像,并没有特别规范」等。

而在诸多立委、妇女团体及法界人士的促请下,连蔡英文总统也都跳出来发文,呼吁民众关注此类事件,并宣示政府会重新盘点法规,研拟推动修法。法务部也称将朝「加重刑法相关刑责」的方向办理。

不过不少声音认为,虽然修正《刑法》相关规定是较为简便,但《刑法》目的只在「究责」,如果真要防制数位性暴力,应该要从前端宣导与预防着手,并於事後保护被害人的身心发展。举例来说,如若进入刑事诉讼,被害人可能会因公开审理的缘故,形成二度受创。种种因素都指出,相关管制应较适合朝制定「专法」的方向发展。

先来看看刑法修正草案的内容

2021 年 11 月 17 日,法务部提出《刑法》修正草案。将保护的范围主要分成三种:

第一,针对「真实的性私密影音」,加重处罚「窃录性影音」的行为,明文处罚窃录性影音以及进一步散布、传送或供他人观览的行为,最重可处五年有期徒刑。且不但未经同意窃录会构成犯罪,即使在经同意後所收录的性私密影音,也不能在未经同意下散布播送。

第二是针对「不实的性影音」,不论是制作合成、散布、播送、交付或以他法供人观览,这些都是犯罪行为,最重处 5 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还意图营利,更会加重处罚到 7 年。

第三则是针对「不实活动、言论、谈话的影音或其电磁纪录」,若是意图散布而制作前述内容,或散布、播送、交付或以他法供人观览相关内容,则会受到 3 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处罚,如果意图营利,更会加重到 5 年以下有期徒刑。

参考国外规范,台湾或有可借镜之处

透过上述的《刑法》修正草案,台湾对於「性私密影音」的管制,终於有了较为清楚的规范。不过,这样的修法是否足以遏止数位性犯罪了呢?跟国外规范比一比,笔者此处整理几点,或可供後续立法借镜的地方。

一、性犯罪配套对策与保安处分的多元性

韩国相关立法有相当多元的「保安处分」,其中针对性犯罪,设有「性暴力治疗计画、人身情报公开、儿少及身障等福利机构之就业禁止、电子脚镣」等配套。

举例来说,2021 年 11 月,N 号房中主要犯罪者们,陆续被判以 15 年到 42 年不等的刑期,而法院在刑期外,更另外作成了多种「保安处分」,除了要求主要营运者及初始创房者「公开身分情报 10 年」,并「限制其在儿少机关及身心障碍人士福祉设施就职」外,也须「配戴定位追踪的电子装置 30 年」(注)。

回来看看台湾,因为台湾没有制定专法,性犯罪在判刑之余,相关配套措施是依《刑法》第 91 条之 1 规定,以及《性侵害防罪防治法》相关规定办理,其中最广为所知的是对性犯罪行为人进行「强制治疗」。

但问题来了,大法官在司法院释字 799 号解释中,认为「现行强制治疗制度长年运作结果,有趋近於刑罚之可能。」也就是说,长期接受强制治疗者,如果仍未达到或无法达到,显着降低再犯危险的治疗目标,就会被一而再强迫接受治疗,等同让受治疗者变相被无限期剥夺人身自由,犹如终身监禁,而有抵触宪法之疑虑。

因此,卫福部因此研拟《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修正草案,在第 37 条增订:「经监定、评估,认有继续执行之必要或认无法达到其再犯危险显着降低治疗目标者,法院得依直辖市、县(市)主管机关声请延长强制治疗或命接受科技设备监控;其延长或监控期间,每次以三年为限。」 

简单来说,对於接受强制治疗的加害人,是采以 3 年为限度施以监控。虽然这是在权衡「病人的治疗」跟「犯人的人权」两难下的决定,但也让民间非常担心是否有纵放社会,提升再犯风险的问题,并呼吁政府应予强化社会安全机制。

有监於此,韩国法在处理性犯罪时配套措施的多元,以及从 N 号房判决中看到,赋予法官对保安处分期间订定的权限,也比台湾宽松许多,在这些做法或许是台湾可参考之处。

二、修法似漏未规范处罚未遂犯?

本次台湾的刑法修正,似乎并未囊括未遂犯的处罚。在韩国的《性暴力犯罪法》中,对於数位性暴力的犯罪行为,都设有处罚未遂犯的规定。由於未遂犯的处罚,必须有明文规定才能办理,这应该是个法规漏洞,希望未来能立法加以补足。

三、考量组织犯罪可能性,制定加重条款防范

在数位性犯罪的问题中,也必须要注意组织犯罪的态样。从韩国 N 号房事件可以清楚发现,当数位性暴力以组织犯罪形式开始扩大时,受害程度会急遽上升,受害人也更加难以抵抗。

韩国法院就认为,N 号房的主要犯罪者们,创设色情房并加以营运分工,是构成组织犯罪 。台湾其实也有前车之监,在诈骗集团盛行时,为了应对这种犯罪行为组织化的情况,修订了诈欺罪的规定──若是三人以上共同犯诈欺罪时,会受到比单纯诈欺罪更重的处罚。

既然数位性犯罪,非常有可能发展成组织化的犯罪,笔者认为在立法上可以考量像诈欺罪一样,制定集团犯罪的加重条款来加以防范。

四、应考量将「持有与购买者」纳入规范

由於台湾这次修法并没有将「持有与购买者」入罪,但因为有「散布、营利」之人,就一定会有「购买、持有」之人,对於这种只处罚一方的疑虑,韩国法界已出现促请立法规范的声音 ,台湾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一起处罚「持有与购买者」呢?

对此,有论者担心,若贸然将持有购买性影像的行为定罪,会因为付费会员过多造成打击过广的问题;甚至多数行为人可能只是抱持「性好奇」,甚至是心理尚未成熟、未能认知犯罪的未成年人──这样贸然处罚可能会与儿少保护有所冲突,因此需要考量比例原则 。

然而,正所谓「杀头生意有人做,赔钱生意无人做」,若仅单向处罚产出性影像的一方,而对为数众多的持有与购买者完全不规范,行为人在评估营利利润大於刑责风险下,仍会前仆後继的进行数位性犯罪行为。

这麽一来,将无法根本性地遏止数位性犯罪。被害人必须经历的心理创伤,甚至对名誉、事业的影响,都是对於被害人无法抹灭的痛苦 。

因此,笔者仍倾向赞成韩国律师界的意见「不能再让当事人的犯罪受到好奇心的保障,任何一次的收看、分享、储存或散布都是犯罪」,应该将持有与购买列入处罚。但同时也应该在教育及基层机关上,积极推动「犯罪预防」、「青少年事前性教育宣传」、「成立儿少性犯罪调查专责部门」等,处罚与教育两者并行不悖。

五、对「强暴胁迫」的数位性暴力,漏未规范?

韩国《性暴力犯罪法》在 2021 年 1 月 24 开始,将「涉及性私密影像的强暴胁迫」列入犯罪 ,也就是明确规定用性私密影像来强暴胁迫被害人的行为,是一种犯罪。而参考 N 号房事件,胁迫的对象应不只限於被害人本人,如以被害人的性私密影像来胁迫他人,也是犯罪 。

就像报导指出,前述事件的被害人,就受到行为人胁迫「将公开人身情报并对亲友不利」,让其直接自行制作性剥削影片。甚至对青少年们进行强奸、类似性行为後,将影像摄影传送,以要散布子女的裸照,胁迫被害青少年的父母。

性私密影像的产生,并不一定是由犯罪行为人制作,也很有可能是胁迫被害人自己制作。这常见於双方过往曾有亲密关系,也因此取得相关性私密素材,事後却将此私密内容作为胁迫工具。

台湾的《刑法》修正草案,目前并没有就「涉及性私密影像的强暴胁迫」有所规范。对比近来立委高嘉瑜受到家暴及被威胁外流性私密影像的事件,这也彰显了法规缺陷的问题,应该即时检讨。           

六、考量搭配事前规范的可行性

台湾及韩国,目前都较着重在处罚「利用当下(制作、编辑、合成加工)」及「利用後(散布、营利)」的行为,并未有针对事前的规范。

或许可以考量搭配日本和欧盟的模式,在利用深度造假等技术前就予以分类,赋予行为人相对应的事前注意义务(如:告知影像是以深度造假技术制作的通知义务、加注警语等),以减少後续不当使用的产生。并可透过专家会议及政府部门定时检讨等方式,达成与时俱进的 AI 利用规范。

又或像是美国的《深度造假问责法》(DEEP FAKES Accountability Act)草案,要求使用深度造假技术制作影片的人负起责任。例如,若影片内含有虚假人物的视觉元素,制作者应嵌入数位浮水印(Digital watermarking),让阅听者能清楚识别这份影音包含更改後的音档或视觉元素,或要求提出更改声明,以及对更改程度的简单描述。

遏止AI滥,用前置作业、处罚、教育宣导应三方并行

台湾目前在数位性犯罪的整体应对上,仍有许多可以检讨的地方。在前置阶段,可以参考欧盟、日本或美国,针对 AI 功能进行分类采取如通知义务、加注警示等对应措施。在处置不当利用深度造假等技术时(如数位性犯罪),则应注意「处罚未遂犯、处罚购买及持有者、列入数位性犯罪的强暴胁迫、注意组织犯罪防范」等面向,以期细致化处罚或配套措施。而防治数位性犯罪的相关教育宣导,更是不可或缺的。毕竟良善的文化才能确保人人尊重彼此,从源头杜绝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本文爬梳现状,整理可供借镜之处,希望本文有助於未来数位性暴力的防制更加完善。

注解

  • 注:包含「博士房营运人(确判 42 年有期徒刑)、最初创设 N 号房之人(确判 34 年有期徒刑)、协助营运的副手们(各确判 15 年有期徒刑)」。此参韩国日报相关报导如:「N번방’ 최초 개설자 문형욱 징역 34년, ‘박사방’ 2인자 강훈 15년 확정」、박사방’ 운영자 조주빈, 대법서 징역 42년 확정…공대위 “끝이 아닌 시작。

参考资料

一、中文部分

  1. 妇女救援基金会,侵害个人性私密影像防制条例草案。 
  2. 江镐佑,小玉换脸罪责如「转传A片」?数位性暴力法制的缺角。
  3. 姜冠霖、王硕勋,从陌生人到熟人凌辱,韩国Deepfake数位性犯罪修法的启示。
  4. 洪敏隆,数位性暴力在台湾无法可管?民团诉求专法防止挖面事件再发生。
  5. 现代妇女基金会, 大法官「性侵犯强制治疗」释宪出炉!民间呼吁:高再犯风险回归社区,须强化安全机制。

二、外文部分

  1. 韩国日报,「N번방’ 최초 개설자 문형욱 징역 34년, ‘박사방’ 2인자 강훈 15년 확정」、「박사방운영자 조주빈, 대법서 징역 42년 확정…공대위“끝이 아닌 시작」
  2. ‘딥페이크 처벌법’ 신설하긴 했지만, ‘반쪽’ 짜리 법안입니다 。
  3. 韩国《性暴力犯罪之处罚等相关特例法》。
  4. 대법원 2021도11753, 2021전도112(병합) 대법원 2021도11816‘n번방’ 최초 개설자 ‘갓갓’, 징역 34년… 박사방 ‘부따’, 징역 15년 확정
  • 水熊虫真的能跟量子位元「量子纠缠」吗?
  • 逼近 50% 的癌症研究实验无法被重现?RPCB 耗时 8 年点出「再现性危机」
  • 大资讯时代也是大骇客时代!——你该认识的骇客新兴手法
  • Omicron 变种病毒从哪来?打疫苗有用吗?Omicron 相关研究汇整
  • 推理系动画毒杀利器!——认识致命的「河魨毒」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ack to top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