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术研究到国际生理学联盟首位华人女性会长 华瑜:热忱跟努力是关键

4年前,拥有超过60年历史的国际生理学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of Physiological Sciences, IUPS)选出了创立联盟以来的第一位女性会长,她是高雄长庚医院生物医学转译研究所(Institute for Translational Research in Biomedicine, ITRBM)特聘讲座教授:华瑜。华瑜不仅是该国际组织第一位女性会长,也是第一位华人会长,其研究兴趣主要专注中枢神经系统对心脏、血管功能的调控,更在一氧化氮(NO)、自由基(free radical)、超氧阴离子(superoxide anion)的研究成果卓越,引起国际重视,在14年间从亚洲生理学联盟理事、会长一路被推举为IUPS会长。华瑜认为,不论做研究还是做事情,关键在於保有充满热忱的心与努力不懈的精神。

好奇心与努力是开启研究大门的钥匙

在学生时期,华瑜就展现出成为科学家最重要的特质:对各样事物都充满好奇心。就读台湾师范大学生物系的她,着迷於五花八门的动物知识,跟动物有关的学门如遗传、解剖、生理学等基础学科,她都乐於探索。「我在解剖青蛙、器官摘取的实验中,发现自己手很精巧,乾净俐落的技术常获得同学的称赞及老师嘉许。」华瑜笑着说。
或许是从师长得到正向回馈的关系,使华瑜愿意花更多时间、努力投入学习,之後也在课堂中有更好表现,获得更多成就感。在大学三年级的暑假,华瑜进入吴京一教授的实验室,在教授细心指导与自己的兴趣驱使之下,终於立定要投入学术研究的志向。「我是依自己的兴趣申请生理学相关研究所,对於领域的发展性倒没有太多考虑。」回顾起当时的决定,华瑜依旧认为根据自己的兴趣、能力来选择研究方向才是上策。

学术路上十年磨一剑,终究在国际展露头角

华瑜依着自己的兴趣,到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Washington State University)投入生理学研究,并着重在中枢神经系统对心脏血管功能调控的主题。国外求学经验对她的研究思维有深刻影响,像是完成博士後研究,去找指导教授讨论下一步实验方向时,她就被问到:「举出领域中最闻名的3个实验室,以及他们未来可能的研究发展?」
当时华瑜已经准备好几个自己偏好的题目,没想到老师居然问了别人的研究。「坦白说,我实在答不上来。」华瑜提到,指导教授的用意是提醒自己在研究上除了有明确目标外,更要培养宽广、深远的眼界。欧洲国家如英国、德国、义大利在研究上有丰厚资源,正面竞争很不容易,必须要在一开始就提出更好的规划,或是找出明显区隔,否则研究主题难以出众、学术发展性有限。
「现在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但成果真正受到国际学者肯定,也是将近十年以後了。」华瑜提到,1998年诺贝尔生医奖颁给研究一氧化氮的3位美国学者,当时看着这些重大发现,让她回头思考自己的中枢神经系统研究:「既然血管内皮细胞会产生一氧化氮,那大脑中血管的内皮细胞很可能也有同样表现,制造出的一氧化氮又会有什麽生理作用?」
华瑜决定针对几个参与心脏血管功能调节的神经核下手,以药理、基因调控方法增加或抑制一氧化氮合成酶表现,并观察後续一连串的心血管生理反应。华瑜还提到另一个研究主题:氧化压力(oxidative stress),她发现神经传导物质、血压、氧化伤害相互牵连,若能找出其中关键就有机会停止高血压与超氧阴离子相互造成的恶性循环。
这些研究成果陆续发表後,吸引到英、美两国生理学界的目光,除了演讲、撰稿邀约不断,华瑜还进一步被邀请担任全球生理学界执牛耳的英、美生理学两大主要期刊,《生理学杂志》(Journal of Physiology)与《美国生理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ology),担任杂志编辑委员。「专注把分内的研究做好,走进国际的机会自然会到来。」华瑜说。运用求学时培养的眼界,化他人研究成果为助力精进自己的研究,终於挖掘出独步全球的重要发现。

首位IUPS华人女性会长,温和又坚定地拉近会员国关系

IUPS就像是各国生理学会的总学会,只要该国有生理学会就可以成为会员国。华瑜一开始被中国生理学会推荐到亚洲生理学联盟担任理事,接着出任会长,举办亚洲各国学会间的交流活动。丰富的行政经验,加上亮眼研究成果,华瑜在2013年被美国生理学会(American Physiological Society)的会长祖克(Irving H. Zucker)推荐进入IUPS。
「原本他说要推荐我去当理事,结果名单出来居然是第一副会长!」华瑜笑着说,当下着实吓了一跳,但随後就决定接受挑战。4年後,华瑜被推举成为IUPS创立以来第一位女性华人会长。甫上任,她就积极地拉近各会员国与IUPS的关系,首先是英、美生理学会。
华瑜指出,英、美两国生理学会历史悠久,都有招收海内外会员,并且发行自己的期刊,相较起没有发行期刊的IUPS,资源相差甚大。如果期待IUPS能够顺畅运行,英、美两国生理学会的支持绝对不可或缺。同时,她也主动联系南美、北欧、东南亚、印度等各个学会。「不管该学会资源多寡,只要有办活动,我们都大力支持,因为我想让联盟更加活络、让他们知道IUPS在乎每一个会员国。」她强调。
除此之外,华瑜还启动学术媒合计画,以IUPS作为桥梁居中协调,联络高教资源丰富的国家,是否有教授愿意让开发中国家的学生,前去进行短期训练或博士後研究。她付出诸多努力,就是为了让丰富知识得以传承、让更多人可以接触到生理学,同时期待有更多生力军持续投入生理学研究。
身为一位女性、华人会长,几年来还是有因为性别、来自台湾而被看轻的情况,但华瑜不认为这种差别待遇是阻碍。「既然身为会长,我就会展现把事情做好的决心与风范。」华瑜提到,有些学者一开始的确有表现出优越感,但後来都感受到她的真诚并且合作愉快。
「做得比别人更好」,是她对自身的要求,同时也希望藉此让台湾被看见、被肯定。随着明年IUPS即将改选,华瑜很庆幸台湾有学者被推举为下届理事,期待国内持续有学者参与国际舞台吸取经验,为台湾在国际学术舞台持续发光。

研究路迢迢,但带着热忱向前,终将别有洞天

「高雄长庚生物医学转译研究所的特别之处,就在於基础研究与临床医学的结合。」华瑜提到,自己原本专注在中枢神经系统对心血管的调控,接下来计画延伸到母胎医学:研究怀孕、哺乳期间母亲饮食与心血管变化,对胎儿的影响。虽然研究领域由基础延伸到临床,但华瑜一点也不担心,因为研究的精髓就是不断接触新领域,拓展视野并激荡新想法。
无法否认,走在学术研究这条路上,需要面对研究经费、进度、期限,还有其他很多有形、无形的压力,职缺跟升迁机会又与十年前相距甚远。华瑜认为,读完博士不一定都要投入研究,带着学术训练後的成果到哪里都有机会发挥。不过,如果确认有兴趣有热忱,一步一脚印踏实地投入,每个研究最终都会有成绩的。「热忱与努力,是迈向成功的不变法则」华瑜说。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ack to top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