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费尔的旅程》:「再见,再也不见」,失而复得的旅程 – 电影神搜

1998 年 12 月 15 日,来自纽西兰、23 岁的大学生鲁本来到台湾准备去阿里山爬山,本是一次快乐的异国登山行,未料向来都会收到爱好登山的儿子从各地寄来明信片的爸爸费尔,却从此断了儿子的音讯,同年 12 月 23 日,费尔抵达台北,准备踏上寻子的旅程。

後来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费尔 1999 年 3 月和 12 月再度来台寻子,一度以为找到爱子的遗骸,却发现比对不符,一方面爱子仍在人世的希望渐趋渺茫,一方面费尔深感自己一路上受了许多人的帮助,他决定要反馈给这座岛屿,他做起了协助 921 地震灾区重建的志工,他真心感谢这些天使的奥援。

纪录片《费尔的旅程》的导演陈勇瑞,2012 年从刘克襄老师的《十五颗小行星》得知费尔的故事,2014 年遇到刘克襄老师又得知了何英杰先生跟费尔正在撰写《眠月之山》,就这样搭起桥梁,导演从 2017 年起开始,以五年的时间伴随着费尔的步伐,从纽西兰到台湾,点点滴滴纪录着费尔的旅程。

电影开头,我们看到费尔谈起小时候的鲁本,是多麽地得人疼,安安静静、聪慧伶俐、喜欢大自然、热爱小动物,光是听到这样的忆述,想到後来他的失去,就会让人觉得心痛,配乐和嵌上费尔心境的字幕,更加深了这份感伤。

然而影片没有只聚焦在费尔数度寻子未成的沮丧失落中,他更侧重於片名《费尔的旅程》中的「旅程」,带我们看他一路上接触的人事,是怎麽成为他的扶持,慢慢让他从悲伤的泥沼中走出。

搜救队员、狗教官、邹族族人,他们用各种不同方式,或物质救援或精神帮助,让费尔想见儿子却「再见,再也不见」的人生境况,转变成失而复得的人生旅程,一方面他失去了挚爱的儿子,另一方面他获得了温暖的友情,而能缓缓地说出:

「做为一个失去儿子的父亲,却反而拥有 2,300 万个朋友,这是一个平衡产生的结果,我相信我儿子在他想要去的地方,最美的是,一直到现在,仍然是我跟随他的脚步,能够平衡哀痛与失落的,是伟大的爱、善良与友情。」

如果《费尔的旅程》拍成一部剧情片,他会是一部温暖感伤的公路电影,然而他用纪录片的方式呈现,虽然费尔认为电影只呈现了故事的十分之一,我们却依然感受到这个故事的饱满。其不渲染一个父亲的哀伤,没有过多的旁白成为不必要的叙事腔调,而是恰如其分的将费尔和其他人的访谈缓缓交织,塑造了一个坚毅又脆弱的父亲样貌,也构筑了一幅亲切可爱的岛民图像。

「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由自己说来或许别扭,用纪录片忠实呈现这些「风景」,却毫无骄矜之感,而格外的有温度。」

《费尔的旅程》中最有意思的段落,当属费尔对江蕙《半醉半清醒 》这张专辑的爱不释手,直言江蕙的这首歌抚慰了他悲伤的心灵也给了他勇气,不仅计程车司机得知送了一片 CD 给他,2010 年江蕙更特别邀请费尔来参加她的演唱会,唱这首《半醉半清醒》给他听。

导演可能可以邀请江蕙说几句鼓励费尔的话,但他没有,让影片没有偏离叙事轴线,让我们感受到音乐和爱自然地跨越了国界,却不过份煽情,这份节制和把持,亦属影片为人称道之处。

费尔这趟寻子的旅程原本要寻找的目标已不复寻见,但中途获得和重新拥有的,却足以为他人生定锚,让他不再茫然失措。导演用诗意又写实的风格,感伤中带有诙谐的口吻,缓缓揭露一个丧子的父亲,如何经由旁人帮助失而复得的旅程。

费尔的人生境遇即便坎坷、崎岖难行,依然守住信念,蜿蜒中前行,我想对於银幕外的我们,未尝不是一种激励,他人生诸多配角的称职点缀,更有种要大家不要轻忽自己所能给予力量的警醒,我想若观众能经由这部纪录片,从中获得这样的省思,应也是我们这趟观影旅程最大的收获。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ack to top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