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历史提告:「NHK 万人诉讼」,排湾族人与日本人联合控告电视台始末

故事慢新闻於 2021 年 10 月 2 日刊登谢宜安〈没有电视剧的年代,被展示的原住民〉一文,内容述及 1910 年 24 名排湾族人前往伦敦日英博览会「被展示」的历史事件,并提及因日本新闻台 NHK 报导此事使用「人类动物园」一词,引发日台大型诉讼案。文章收到热烈回响,想不到当年参与诉讼案的永山英树先生,主动向故事StoryStudio编辑部联系,愿意提供更多细节。

本篇文章即由原作者谢宜安,越洋访谈了永山英树先生,深入了解这场创下日本纪录的「万人诉讼」,背後罕为人知的提告过程与值得思考的历史诠释问题。访谈文字内容经编辑润饰调整。
 


 

前情提要:

2009 年 4 月 5 日,NHK 播出特别节目「NHK日本登场系列特集」 ,第一集以「亚细亚的一等国」(アジアの“一等国”)为题,讲述了日本统治台湾的历史。节目使用两张照片来切入这段历史,一张是「台北第一中学校」的学生照片,另外一张,则是 1910 年 24 名排湾族人前往日英博展示的照片。

 

NHK 为了讲述 1910 年日英博的这一段历史,来到南台湾屏东高士村,访谈当年渡英排湾族人的後代许进贵与高许月妹。在节目播出後,NHK 因为使用「人间动物园」一词而引起争议。NHK 提到,「当时英国与法国流行在博览会上将殖民地的人当作「见世物」(注:「见せ物」,意指杂耍把戏、奇珍异品等供人观赏的戏码节目,近似西方的 freak show),进行人种展示,这被称之为『人类动物园』。日本模仿了这个行为。」

 

尽管旁白并未直说「日本人将排湾族人当作人类动物园进行展示」,但影像呈现的意思却很接近。这一段文字後,接上访谈排湾族後代的画面,高许月妹流着泪,说着「好悲伤」。似乎表示「排湾族後人因为被当作人类动物园而感到悲伤」。实际上高许月妹是因思念父亲而流泪,NHK 扭曲了受访者的原意。

 

NHK 此次节目播出後,指出节目歪曲历史的人们,向 NHK 提起了诉讼。原告团的连署人数众多,被称之为「万人诉讼」。其中有高许月妹与高士村村民,以及我们此次访问的永山英树先生。此案经过东京地院、东京高院、日本最高法院审理。一审时败诉,二审胜诉,2016 年日本最高法院三审,确定败诉。

 

这起诉讼台湾有几则媒体报导,但新闻资讯琐碎而不全面。但其实NHK节目与诉讼这一连串事件,其中都隐含了许多值得台湾的我们关注的问题。NHK 节目组以「反省、批判日本政府」的立场出发、使用了强烈的「人间动物园」一词,却因不尊重排湾族人自身的记忆,导致了对於排湾族人的伤害。以及,NHK 节目的播出,也再次激起了在日本方面,日本人对於「该如何理解殖民台湾历史与台日关系」的一次重大讨论。

在台湾,直到九〇年代以降,才能较为持平的同时呈现日治时代的正反两面,如今我们许多人已理解殖民者「进步与控制」相伴的特质;相较於台湾,日本较少检视殖民历史。NHK 的节目批判了日本殖民台湾的历史,然而这也引来许多日本人的抗议——乍看政治正确的殖民批判,也可能导致负面的效果。

 

关於这些问题,这次我们很高兴有机会访问到参与诉讼的永山英树先生,请他为我们说明诉讼的前因後果。除此之外,永山先生本身也是台湾历史的研究者,对於这起诉讼所关系到的、台日历史的诠释问题,有很深的理解,我们也向他请教这一部分。

 

一、为台湾历史提告的万名日本人

NHK让她看父亲被展示时的照片。她用排湾语说一句话,由翻译翻成日语『悲しいね』(我很伤心)。
但排湾族语『悲しいね』有伤心的意思,也有怀念的意思,她看照片时其实非常高兴。
 

故事StoryStudio:根据台湾的新闻媒体报导,高许月妹认为NHK使用「人类动物园」涉及名誉毁谤,而由高许月妹同学陈清福等耆老发起,向日本法院提告。高士佛几乎全村的人都参与连署。这似乎是一起台湾人向日本提告的诉讼案。请问提告的具体始末是如何呢?

永山英树:首先决定提告的是我们日本人。NHK 节目播出後,我们在那里发现包括「人间(human)动物园」在内的许多错误,包括歪曲历史或恶意操作印象。然後日本樱电视台(日本文化チャンネル樱)和我们友台团体就开始摘出节目内容的错误,向社会提出了问题(媒体良心问题、历史观的问题等)。

向 NHK 进行抗议活动的同时,樱电视台也到台湾调查 NHK 采访的对象,包括高许月妹桑。後来听说高士村民知道 NHK 节目为了强调排湾族荣誉的渡英是悲剧、说族人被视为动物,歪曲了高许月妹桑的发言,非常愤怒,才进行连署,几乎全村人都参与。

 

但 NHK 一直不认错,反而宣传我们的言论才有错。因此樱电视台的水岛总社长(台长)决定提告,组成了一万三百人的原告团,里面有大约一百五十个台湾人,其规模是当时日本裁判史上最大。此「NHK 万人诉讼 」(万人诉讼)原告团的几个指控当中,有高许月妹桑等排湾族提出的「NHK 将祖先当作动物」。

 

诉讼详情为:

一审败诉,理由为「 NHK 没歪曲历史,也没歧视排湾族」。

二审胜诉,理由为「以『人间动物园』的新词夸张过去的事情,等於民族歧视、毁损名誉」。

三审败诉,理由为「节目只解说历史,没毁损名誉」。
 

2013 年二审胜诉,自由时报的头版报导,左下为高许月妹女士(Source: 永山英树提供)

 

故事StoryStudio:永山先生当初如何参与进提告的行动?在这一行动中,您扮演的角色是什麽?

永山英树:那个节目的主张是「虽然台湾被称为亲日,但其实对日本殖民统治的抱怨之声有不少」(节目开始时,播音员大概这麽说)。2009 年 4 月 5 日节目播出後,非常多的人在我有关台湾的部落格写了批评节目的留言(偏向、亲中、反日等等的批判),所以我也马上看录影,知道节目非常有「政治性」。

 

我读过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为了谴责日本治台描述的历史内容,所以我知道这个节目在基本上采用其「政治史观」。不懂台湾历史的一般人,也许也知道这节目是为了损害日台友好关系的,因为当时的 NHK 被视为亲中媒体,爱强调日本近代史的负面。我也担心看节目的日本人误解历史和台湾人的对日观,所以我开始在自己的部落格批评节目的文章。

 

然後我有机会,和一位在节目里强烈批评日本治台的台北的老先生通电话,就知道他其实受采访时,几乎没批评日本。他看了节目才知道他的发言被 NHK 断章取义,感到相当不满。这样一来,我也更了解那节目错误报导的严重性。

 

然後很关心此问题的樱电视台水岛总社长,邀我上节目解説 NHK 的错误之处。後来水岛社长连续发动了反 NHK 的集会和游行,每次都是一千到两千的群衆来参加,当时我真没想到这麽多的日本人这麽爱台湾。我扮演的是活动决策成员之一,游行的时候我作指挥,在原告团当中也是原告代表之一,在法庭上作过证。我是研究台湾历史的,所以我主要指出 NHK 歪曲历史的部分给法官听。华阿财桑等排湾族原告代表团来日的时候,我带他们案内东京,我们成为好朋友。

 

2009 年 9 月水岛总社长发起的抗议游行(Source: 永山英树提供)

我也与律师们去过高士村访问高许月妹桑,直接听了她受采访的状况。节目里,NHK 编导让她看她父亲被展示「人间动物园」时候的照片。她用排湾语说一句话,由翻译翻成日语「悲しいね」(我很伤心),使观衆想哭。但她对我们直接证实说,编导完全没有说「人间动物园」这词,只说「这照片是你父亲的吗」,然後她看了照片,照片上竟然有几十年没见的父亲,就说「悲しいね」。她的「悲しいね」不是伤心的意思,而是怀念的意思。排湾语的伤心也有怀念的意思。

 

高许月妹桑没有听编导说她父亲在英国被歧视或苛待的事,所以她看照片时非常高兴,但日本观衆看她的片段则想哭。

 

二、当荣誉沦为耻辱

访英的排湾族回台,也一直认为访英是荣誉的事,只是 NHK 不谈他们的荣誉,反而叫他们『动物』。

故事StoryStudio: 日本最高法院判定原告团败诉,认为 NHK 节目是陈述了对於原住民的歧视,并非使用歧视性用语「动物园」来歧视原住民。对於这一意见,您的想法是什麽?

永山英树:对最高裁判所的意见,我们非常不满,因为从我们来看,法官们好像害怕 NHK(律师向我这麽说),对原告诉求的态度真的不认真,所以我完全不能接受。

 

其实,我当初并不认为 NHK 使用「动物园」这词是歧视排湾族的。因为 NHK 节目的这个用词不是为了歧视排湾族,而是为了批评日本人歧视排湾族。但访英的排湾族回台,也一直认为访英是荣誉的事,只是 NHK 不谈他们的荣誉,反而叫他们「动物」,且采访族人的方法没诚意,历史的论述也不足凭信,所以他们的後代才认为 NHK 歧视族人。排湾族非常重视族人的荣誉,所以他们才要求 NHK 对歧视道歉,後来我也认同他们的主张了。

 

为什麽上那节目的台湾人都参加原告团?因为 NHK 不尊重他们的心情,随便修改他们的发言,听他们抗议也不理会。我对 NHK 说过好几次,最歧视台湾人的就是你们 NHK。
 

故事StoryStudio: 想请问您对於「人类动物园」一词的意见。西方学术界认为「人类动物园」的起点,为巴黎的动植物驯化园(Jardin d’Acclimatation)於 1877 年开始展示努比亚人等原住民,在许多人种展示中,也时常将原住民与动物放在一起展示。人类动物园一词,与欧洲的这一段历史有关。但是日本并没有经历这一段历史,日本开始进行人种展示,是在 1903 劝业博览会的「学术人类馆」中,并引起了一些争议,包括收到了来自中国、朝鲜、琉球的抗议。因此日本与法国、英国的人种展示渊源并不相同。想请问,您认为日本的情况,是否可以被称之为「人类动物园」?

永山英树:我对是否可以使用人类动物园的词没什麽意见。过去欧洲人把有色人种视为动物而展示他们,我觉得使用人类动物园一词,能使人看见本质。

 

但是,有一位台湾学者提供我一份《台湾日日新报》,使我知道 1910 年的展示不是日本人作的。这篇记事是带排湾族去英国的总督府官员写的纪录,他在文中说,没想到排湾族被英国人展示。同时,他也批判英国人的作法,那时日本人也同样地被展示。

 

虽然过去的日本人缺少人权意识,也有很多人歧视比自己还落後的民族,但日本人有日本人特有的民族性格,没有欧洲人那样以异民族作为动物的意识。所以我目前还不知道(日本进行的人种展示)可不可以称为人类动物园。

 

我说明一下为何使用「人间动物园」一词会在日本引起争议:NHK 在节目旁白说「英法人在博覧会里常展示殖民地人。( 1910 年当时)这种展示被叫人类动物园。日本人也学这个。」可後来学者指出节目说明有误,当时日本还没有那称呼,因此也有很多人怀疑这词是不是 NHK 的创作;然後 NHK 声称「节目没说『当时被叫人类动物园』」,逃避误报导的责任,引起争议。 
 

藤崎诚之助着《台湾の蕃族》(1930) 中记录的访英排湾族(Source: 永山英树提供)

 

故事StoryStudio: 就您所知,一百多年前参加日英博的排湾族人,他们是怎麽看待这件事的?他们的後代,又是如何理解他们的先人参加展览的行为?台湾战後因为接受国民政府统治,日本时代的记忆遭到压抑与否定,这时面对「参加日英博」这样的记忆,当事人与後代又是怎麽思考的?

永山英树:排湾族原告代表华阿财先生(前牡丹乡长)是 1930 年代出身的。他对我们说,他小时候,从英国回来的前辈们喝酒的时候,常提到访英的好回忆,也常唱英语的歌。所以华先生也会唱,有一次给我们听。但他说没听过他们被展示,或被歧视的事情。所以华先生接受樱电视台的采访,第一次听到「人间动物园」的时候,非常惊讶,也感到不满。

 

另一位原告代表李新辉先生(前春日乡长)是和华先生同年代,他的想法也和华先生一样。他们不相信前辈们在英国被歧视。

 

战後华先生加入国民党,多数高士村民也可能支持国民党。可我不知道该党否定日治历史的政策能多少影响村民的回忆。是不是其影响力有限?NHK 编导找高许月妹桑的时候,当翻译的陈清福先生(月妹桑的邻居)是战後当过小学老师。他那时特意带 NHK 的团队到山顶上的高士神社旧址,面向摄影机,请日本帮忙重建神社。因为从陈先生的观察来说,战後没有神社後,青少年的品行开始不好。後来日本神官佐藤健一先生听到陈先生的诉求,帮忙重建了高士神社。我听说国民党方面对此有批判的声音,但神社受当地年轻人的欢迎。

 

2009 年 10 月 6 日 於东京举行的排湾族代表团欢迎会。 左一发言者为前牡丹乡长华阿财、左四为前春日郷长李新辉(Source: 永山英树提供)

 

三、从台日关系,思考台湾史呈现

那节目里还有很多不符事实的谎言。那些谎言都说得很大胆。我觉得,因为编导在制作节目的过程中认为日本民众根本不懂台湾史,没能力判断历史的真假,才大胆地捏造历史。

故事StoryStudio: 一般日本人对於台湾历史(包括统治台湾的历史)是有基本理解的吗?您提到担心 NHK 的节目会造成不好的影响,这是否与大部分日本人对於台日历史并不了解有关?是否因为主流媒体很少提到台湾,因此每一次的呈现,都会大大的影响日本人对台湾的印象?

永山英树:战後出生的一般日本人,对台湾的历史缺乏基本的理解,连日本曾统治台湾的历史都不清楚或不知道,最大的原因就是学校教科书不教那段历史。三十年前,我刚开始研究日本统治史的时候,采访过几位湾生,他们都很惊讶地问我说「战後出身的你,为什麽对台湾有兴趣?」这说明当时关心台湾历史的日本人少之又少。

 

没错,我担心 NHK 的节目会造成不好的影响,与大部分日本人对於日台历史与关系并不了解有关。每一次主流媒体提到台湾,都会大大影响日本人对台湾的印象也没错吧。介绍一个题外话,节目播出的第二天,有位在日台侨遇见一位日本妇女,日本妇女知道她是台侨後,就向她说「日本人真对不起台湾人」而道歉。原来这位也看了「人间动物园」那片段,心里受了很大的打击。

 

那节目里,除了「人间动物园」的论述之外,还有很多不符事实的谎言。那些谎言都说得很大胆。我觉得,因为编导在制作节目的过程中认为日本民众根本不懂台湾史,没能力判断历史的真假,才大胆地捏造历史。NHK 先预设史观,再将材料随意地填进去。尤其是排湾族人与台湾人的意见被扭曲,他们被误会为对日本有强烈批判。

 

在九〇年代台湾民主化的时期,包括李总统在内的多桑世代,开始在公开场合讲日治时代的状况如何好。日本人在八〇年代以後,听习惯了韩国人只强调日本统治负面历史的言论,所以台湾的多桑们强调日本统治正面影响的言论,温暖了很多日本人的心,使他们喜欢上台湾人,对台湾统治史有关心的人也不少。但很可惜,他们对历史的理解,一般都停留在表面程度,很少从被统治者的观点看历史。

 

但日本也有要强调日本负面历史的反日政治势力。他们大部分都支持日中友好,也认同中共的反日政策、一中原则,所以可以简称为「亲中派」。「亲中派」刻意负面呈现日本治理台湾的历史,在 NHK 内很有影响力。

 

很多日本人从很久以前就对 NHK 的历史观非常不满。所以当他们看到 NHK 大胆地试图捏造「反日台湾」的形象,怒意就爆发了。将台湾视为日本好友的他们,无法接受「台湾也是跟中国、韩国一样的反日国家」的报导。这就是节目刚播出後的状况。

 

台湾的多桑们(包括排湾族)勇敢地站出来控告 NHK,NHK 看到他们出来当证人,才知道状况不利於自己,於是马上决定节目再也不重播。编导也飞到台湾,向台北的被采访者含泪道歉,恳求撤销诉讼。多桑们的勇气,使傲慢自大的 NHK 反省自己的过错,使我们日本人原告非常佩服。
 

2016 年 12 月 21 日三审败诉,水岛总(左)与永山英树(右)在最高裁判所前抗议(Source: 永山英树提供)
永山英树抗议三审判决(Source: 永山英树提供)

 

故事StoryStudio: 想请教您,对於参与「NHK排湾族歧视诉讼」一事,您的感触与省思。这个问题涉及敏感的历史、族群歧视等问题。即便对於当代来说,也容易引发关於日本的种种情绪。您认为对於当代人来说,我们该从这件事得到什麽样的启示?

永山英树:反对民族歧视是当代日本的主流意见,可很遗憾,很少人了解国内亲中的政治家、媒体的忽视台湾,也是一种对台湾人的歧视。我觉得 NHK 的那节目正是反映那种亲中人士的侮台心理,但幸好我们的行动受到多数国民、政治家、媒体的支持。

 

台湾多桑世代的友日感情一直是两国友好关系的支柱。虽然他们不敢对日本人多说,但我了解他们在日本统治下受了非常不公平的待遇和侮辱。当代日本人应该了解这个历史事实。如不了解,很对不起过去被当作日本国民的他们。

 

但我反对篡改历史。为批判篡改、为美化篡改,我都反对。换句话说,我反对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历史骗别人。这就是我面对历史时候的基本态度。我绝不是为日本的面子而批判 NHK 的,请你们了解。
 

 

受访者介绍

永山英树
1961 年出生於日本埼玉县。法政大学法学系毕业。现任台湾研究论坛会长、日本樱电视台「台湾チャンネル/日台交流频道」主持人。着有《日本の命运は台湾にあり》,合着有《台湾と日本交流秘话》《日本人と台湾―四百年の交流から探る友好の歴史》等,翻译书有《详説台湾の歴史―台湾高校歴史教科书》。延伸阅读:没有电视剧的年代,被展示的原住民:1910 年伦敦,24 名来自台湾的排湾族人

0 0 投票数
Article Rating
订阅评论
提醒
guest
0 Comments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ack to top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